<cite id="xvtxn"><strike id="xvtxn"><thead id="xvtxn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xvtxn"><video id="xvtxn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xvtxn"><video id="xvtxn"><thead id="xvtxn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xvtxn"></cite>
<menuitem id="xvtxn"></menuitem>
<cite id="xvtxn"></cite>
<cite id="xvtxn"></cite>
<var id="xvtxn"><video id="xvtxn"><menuitem id="xvtxn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xvtxn"><strike id="xvtxn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xvtxn"></var><var id="xvtxn"><strike id="xvtxn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xvtxn"><video id="xvtxn"><menuitem id="xvtxn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xvtxn"><strike id="xvtxn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xvtxn"></cite>
<var id="xvtxn"><video id="xvtxn"></video></var>

為什么男人一過40歲,就熱愛在朋友圈寫詩?(201911)

2019-11-06 19:40:15

導語: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,在這個你我皆為復讀機的社會,當代年輕人的語言表達力越來越枯竭了。(來源:杜紹斐)
根據中青報的調查, 越來越多的90后已經基本不會說詩句(61.9%)和不會用復雜的修辭手法(57.6%)。
別看一個個在給自己墻頭吹彩虹屁的時候淫詩蕩詞隨手來,但真到了需要正經說點兒什么的關頭,便立刻啞口無言。只剩下了不自覺地復制別人的話,留下一串毫無靈魂的‘哈哈哈哈哈哈’。
幸好,當代中國還有這么一群人堅守著李杜遺風,讓我們看到了復興詩詞盛世的可能。
人們常說男明星的歸宿都是趙本山,可又有哪個普通男人不會在步入中年之后,成為比黑土先生還文采斐然的念詩之王?
俗,有‘沒文化真可怕,瞎吵吵還聲音大’的象牙山莊第一惡霸宋曉峰??恳皇资壮錾袢牖臇|北絕句,讓對手啞口無言。
雅,有當年的娛樂圈紀檢書記卓偉??堪挡匦C的浪漫詩篇,讓名利場上的鮮肉小花們心驚膽戰,吃瓜群眾笑談坊間。
甚至連剛過而立之年的張繼科都不能幸免,內涵佳句張口來,馬上就要成為乒乓球屆的打油詩協會主席。
你看,深入中國人骨髓的押韻基因,可一點兒不比種菜基因差。尤其是在中年男人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,這從40年前就注定了。
畢竟陪伴著他們青春期的可不是郭敬明的羞恥小說,而是整個70、80年代的浪漫詩壇。
讀著舒婷、北島和顧城的朦朧詩長大的父輩,不像如今的冒牌文藝青年們,只會說一句‘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’。
當年的他們可個個都是意氣風發,把一首首情詩倒背如流、念得深情款款,撩起妹來簡直百發百中。
他們瞧不慣那些小年輕們掛在嘴邊‘粗鄙’的網絡流行語,開口之前必須先斟酌很久用詞。
過年發個祝福短信,整個大年三十上午都要關在小黑屋里遣詞造句,先在腦子里構思,寫在本子上修改好才能按下發送鍵,只為不落個俗套的口實。
當代杜甫鄭西坡就更加厲害了,對兒子領證的簡單祝福,硬是有感而發成了一首20多句的現代散文詩。
可正如僅靠一首詩就把省委書記感動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鄭西坡,為了出個詩集還費勁巴拉整部劇呢;
試問哪個家族群里,沒有一兩位愛寫詩的長輩?尤其是逢年過節、聚會祝壽,那簡直更是咱爸、咱叔、咱大爺的現實版《中國詩詞大會》。
正所謂‘酒逢知己飲,詩向會人吟’,他們在一眾小輩的目瞪口呆之下,進行著你來我往的詩詞battle。
如果你還能像這位懂事的未來姑爺一樣,順著話茬接兩句,出自詩霸詩絕互相惜的文人本性,就能讓老爺子把姑娘嫁給你。
夾雜他們朋友圈一片‘不轉不是中國人’和‘斗地主第一名獎狀’中的,更是一顆不安于紅塵的出世之心。
就像矮丑挫如劉能,一談論起詩來氣質都變了。當他眼含淚光,用最哀傷的詩句祭奠著自己對心愛姑娘謝大腳的情愫,立刻文藝翩翩了。
討人厭如蘇大強,甚至用自己浪漫的好文筆感動了保姆小蔡,差點兒成就一段姻緣,留下‘論世間誰是詩王?就去蘇州找大強!’的千古佳話。
他們的朋友圈大作不僅態度真誠,文筆更是一氣呵成,讓遇事只有一句‘666’的年輕人難以望其項背。
同樣是日出,當沙雕青年只會‘你看這太陽,它又大又圓’的時候,筆底生花老爸已經寫下了一句鳳采鸞章。
春天來了,你只能用鏡頭記錄下美景,他們卻早已云霞滿紙,寫出一首文采不輸聶魯達的散文詩。
偶爾年輕人也會產生疑惑,他們明明學歷也沒我高,怎么就能如此出口成章呢。然后不由得感慨一句:‘若非我爸生在新時代,定能回唐虐李白’。
反倒是一位位當代李杜們還挺謙虛的,享受完眾人的夸贊之后,如釋重負地揮揮手:‘謬贊謬贊,我這都是打油?!?br /> 且看響徹大江南北的《念詩之王》的開篇之句,多少人只覺得它搞笑,卻忽視了白云黑土CP的家國情懷。
僅僅56個字說盡了上年發生的新聞大事,字字句句都是對國際形勢的擔憂,讓二人接地氣的東北話都頓時高大上了起來。
細細讀幾篇中年男人們有感而發的詩篇,你就會發現:他們的情感之細膩、下筆之真誠,都讓人感動不比。
就像郭德綱這句著名的定場詩,雖然語言樸實無華,可透露的都是濃濃的人生哲理和對社會黑暗現實的鞭笞暗諷:
再看這位心疼女兒的老父親,因為擔心小棉襖遠嫁受苦,戲謔的文字中字里行間流露著重如泰山的父愛,可謂是字字泣血。
就連平時居于宿舍樓下一角的徐州醫科大學的宿管大爺,平平無奇的外表掩蓋了幾十年的人生智慧,唯有用一首七言絕句表達出對人性的大徹大悟。
還有的詩表面上看起來或許沒那么多大道理,但卻是最平實生活中的有感而發,打油詩人都具有一雙發現生活中美麗的慧眼。
朋友圈詩人們最擅長的把生活中各種本不起眼的細枝末節,轉化為最優美動人的文字。
就像人人都道《鄉村愛情》里的王木生憨傻,可又有幾個人能想他一樣,把詩的美好徹底融入自己的骨子里。
謝大腳結婚,只有他的賀詞最與眾不同,美好祝愿中又不失詼諧幽默,更蘊含著對自己家庭幸福的希冀:
豆腐廠開業,三句話就把對國家政策的感恩和對有志青年的贊嘆道盡了,雖然說最后一句卡住了吧 ↓↓↓
和王木生一樣,愛寫詩的男人都是樂觀主義的,永遠能在平凡的生活點滴中自得其樂。
平常在家看個球賽都要有感而發,創作出一首能在騎勇對罵群里懟的對方啞口無言的作品。
文筆更行云流水的當屬這位父親,打個蚊子都能成為他的創作源泉。一句‘連環掌里,滿目不堪血染壁,回手再拍方解氣’放在宋朝定是豪放派的代表之作,一千年后也能放進小學生課本的那種。
所以說啊,如果你平時總是喜歡嘲笑爸爸們的社交網絡,那請從這一刻開始放下成見,轉為深深的敬佩。
他們的朋友圈可不是年輕人瞧不上的文盲落后,簡直是中國最大規模的文豪聚集地啊,全都是華夏大地草根文藝的繼承人。
這樣看來,今年父親節禮物也別撓破頭地送什么保健品和泡腳桶了,這些身外之物在爸爸們看來既浪費錢財又不真誠。
職務犯罪律師成都保健酒刑事辯護律師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鶴崗新聞網版權所有
全民快乐8 中国国际人才开发中心| 徐小明博客| 坛子肉网| 莲子猪心汤网| 烩酸燕儿网| 小学生周报| 中国招生就业在线网| 中国道教协会网| 炸灌汤丸子网| 凤凰鱼肚网| 粉丝香菇蛋汤网| 干煸牛腩网| 中国光电人才网| 凤尾金鱼网| 鲁南在线| 我愿意结婚网| 国际羽联| 延边信息港| 咸鱼锅子网| 乌有之乡| 慧聪| 财讯网| 焦作广播电视网| 豆腐蟹肉忌廉汤网| 素锅烤鸭网| 白萝卜青榄煲猪骨网| 中国失恋网| 东方教育网| 世界斯诺克协会| 新浪邮箱| 滁州在线| 瑞丽女性网| 干菊花粥网| 石榴鸡网| 同楼网| 群虾戏荷网| 天麻鱼头汤网| 中国国务院法制办公室| 京华时报网| 中国汽车网| 锅包肉网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