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ite id="xvtxn"><strike id="xvtxn"><thead id="xvtxn"></thead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xvtxn"><video id="xvtxn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xvtxn"><video id="xvtxn"><thead id="xvtxn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<cite id="xvtxn"></cite>
<menuitem id="xvtxn"></menuitem>
<cite id="xvtxn"></cite>
<cite id="xvtxn"></cite>
<var id="xvtxn"><video id="xvtxn"><menuitem id="xvtxn"></menuitem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xvtxn"><strike id="xvtxn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xvtxn"></var><var id="xvtxn"><strike id="xvtxn"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xvtxn"><video id="xvtxn"><menuitem id="xvtxn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xvtxn"><strike id="xvtxn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xvtxn"></cite>
<var id="xvtxn"><video id="xvtxn"></video></var>

月薪8000,他們在黃河邊上送外賣

2019-12-05 14:37:00

早上7點,氣溫只有13℃。

陽光透過灰色的玻璃,射進這間不足7平米的出租屋,墻上貼著一幅近2米長的印版字畫,寫著“忍、讓、謙、和”四個大字。一張破舊的桌子放著去年過年尚未喝完的白酒,兩個黃色的美團送餐箱規整地靠在破舊衣柜上。

此時,正值蘭州的初秋。

隔窗遠眺,能夠看到瘦骨嶙峋的黃土坡,渾濁的黃河自西南流向東北,貫穿整個城市。

躺在床上的王靈斌睜開眼,利索地套上了一件灰色的衣服。

“走了!”

與其同租在這里的還有另外兩個美團騎手,他們除了同樣的黃色美團安全帽、美團送餐箱之外,小眼睛,單眼皮,黝黑的臉上總是掛著笑容也是三人共同的標配。

5分鐘后,三個人笑嘻嘻地出門,“每天能送40多單外賣,1個月能掙到8000多元,這在蘭州已經算是高工資了?!?/p>

“雖然過程中可能碰到一些困難,但是只要你肯出力氣,就能掙到錢,就能過上好日子?!彼麄儗@份工作很滿意。

這對王靈斌尤為重要,作為曾經的建檔立卡貧困戶,騎手這份工作不僅讓他有能力買了輛轎車,而且讓他看到生活有了奔頭。

王靈斌租住的房子在蘭州的七里河區,而他的工作站點卻是在10公里開外的安寧區?!捌呃锖舆@邊的房租便宜,每個月400元?!彼f。

站點坐落在一棟老式居民樓內,透過附近東西縱橫的街道,能夠看到遠處黃褐色的山嶺。

王靈斌租住的小屋|作者供圖

早上9點半,113位美團騎手聚集于此,站長老陳站在居民樓門前為他們開會,抬頭望去,王靈斌扎在人堆中平凡至極。

開會所講的內容主要是安全和準時,雖然老陳日日重復,但騎手們還是聽得認真,“你能夠感受到那種關心和尊重,聽著心里挺舒服的?!?/p>

前來開會的騎手們大都沒有穿黃色的美團工作服,原因是很多小區和學校不讓穿著美團工作服的騎手進入。

起初,小區和學校的這種態度讓騎手們心里很不舒服,但是他們愿意理解,“送餐的時候車來車往,可能會有危險吧,畢竟小區里有老人和小孩?!?/p>

半個小時后,會議結束。王靈斌和其他騎手們跑到了1公里外的金牛街。

金牛街是安寧區的商業中心,也是王靈斌最主要的取餐點,一條長達500米的綜合體商業街,街上聚集著各種小吃店、火鍋店、奶茶店、服裝店、手機店,周邊則是蘭州交通大學、西北師范大學、蘭州城市學院等數所大學。

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,十月份的金牛街,店鋪門前大都掛著國旗,喜慶的紅色讓人精神一震,空氣中彌漫著飯菜的香氣和舒緩的音樂。

在金牛街的二樓,有很多不足20平米的小吃店,這些店鋪的主要銷售渠道就是外賣?!爸坝幸患铱救獍栾?,因為外賣沒有做起來,幾個月后就倒閉了?!蓖蹯`斌介紹道。

王靈斌習慣把車騎到金牛街南側的一個入口旁,跟一群騎手們在這里靜靜地等著。

他們幾乎沒有交流,坐在自己的電動車上,盯著手機。只有接到單后,他們才迅速下車,輕車熟路地去附近小吃店取餐,然后返回送餐。

將近11點的時候,聚集點已經沒了騎手,他們基本都在取餐送餐的路上。

下午兩點,王靈斌才停下車,在附近找了一家面館,吃了今天的第一頓飯,一份木須炒面。

油汪汪的炒面冒著熱氣,分量足有正常炒面的兩倍,吃面的時候王靈斌會把嘴里塞得很滿,并發出呲呲的聲音,“這兒的老板跟我們很熟,知道我們干著活累,所以分量給得很足,油水也多,要不跑兩趟9樓就餓了?!?/p>

安寧區有很多老小區,爬樓是每一個騎手必備的能力,為了增強爬樓能力,王靈斌甚至戒了煙,“中午吃飯的時候,寫字樓的電梯比爬樓還慢,我最高爬過32樓,送餐的時候爬樓沒感覺,出來后腿就軟了?!?/p>

平凡的工作中也有坎坷。

美團的騎手們害怕差評,他們每個人都會節約每一分鐘,盡力地去滿足用戶要求。

“到美團后養成的習慣,我現在跟誰說話都有一種要鞠躬的感覺?!蓖蹯`斌把自己溫和的性格說成了“職業病”。

同在一個站點的賈騰飛也有這種感覺,“在做美團騎手之前,我就做好了準備,保持笑容、恪守本分?!?/p>

在蘭州,紅塔山的標準售價為8元,但是有個別商店售價7.5元。有一次,用戶在標注上表明,“買一盒7.5元的紅塔山”,因為送餐趕時間,騎手只買到了8元的煙,不僅被罵,還得到了一個差評。

“那是新手,如果是我,我就自己添5毛?!?/p>

送完餐后,有的用戶還會要求騎手們幫忙倒垃圾,而騎手們已經習慣了用戶的各種“小要求”。

“我們是服務業,那就是服務人的?!?/p>

騎手們停留在金牛街旁,但很少有騎手知道,金牛街在成為蘭州寧安區金融中心前,是當地有名的臭水溝。

在金牛街未改造前,很多拾荒者聚集于此收集垃圾,本地人常用“臭水橫溢,塵土飛揚,人不留足”來形容這里。

“我以前在這里收過廢品,這里以前就是個臭水溝,街邊上有很多酒吧?!辟Z騰飛說道。

2014年,金牛街經過3年改造,成為了商業綜合體,其變化被賈騰飛一遍遍提起。

賈騰飛今年25歲,外表斯文,戴著一副黑框眼鏡。

他來自甘肅靜寧縣周邊一個村子,高中畢業后開始在蘭州打拼,賣過老家的蘋果,收過金牛街的垃圾,做過金牛街一家酒吧的總管,最后與朋友投資火鍋店失敗,欠下了十余萬債務。

“我在酒吧當總管的時候,每個月才4200元,現在在美團送外賣,每個月會收入7、8千,這減輕了我很大的壓力?!苯衲?月份,賈騰飛加入了美團。

賈騰飛的弟弟賈濤飛,也是一名美團騎手,兩人在同一個站點工作。

因為投資美發工作室失敗,賈濤飛同樣欠下了十余萬的債務?!靶庞每?、網貸、花唄,每天都有催債的電話?!?/p>

經朋友介紹,他在去年9月份加入了美團,并把騎手工作視為一個自我療傷的方式?!懊缊F騎手這個活能讓我不想那些事,送餐的時候,我就想著快點送餐?!?/p>

兄弟二人在送餐途中,開始有序地償還著債務。

據賈氏兄弟的介紹,因為生意失敗做騎手的人大有人在,“門檻低,沒有風險,只要你肯賣力氣,就能掙到錢?!?/p>

蘭州騎手站點|作者供圖

美團騎手成為了這些失意者的療傷之地。

與賈氏兄弟一樣,王氏兄弟也來自甘肅的村子,且兩家都曾是建檔立卡的貧困戶。

村子人煙稀少,僅有幾十戶人家,荒涼的大山溝壑蜿蜒,其背后藏著一排排梯田,種植著土豆和麥子。

臉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僅能維持生活,飯菜中的肉食只有重要的節日才會出現,逃出大山是他們自小的愿望。

2009年,16歲的王靈斌選擇輟學,揣著50元只身北上,他去過北京、天津,看過大門、端過盤子、修過汽車。

兩年后,父親患上了急性咽喉炎,王靈斌從天津急匆匆返回老家照顧父親。父親的病康復了,從此以后,王靈斌再也沒出過甘肅,但也很少回家。

“因為歲數小,我就在蘭州餐館的后廚打工,1個月1000多元?!辈宛^的工作并不輕松,而且工資很少,所幸包吃包住,對生活毫無頭緒的王靈斌任勞任怨,起早貪黑地干著。

2016年,王靈斌23歲,村里幼時玩伴陸續向他送來結婚喜帖,他開始思考自己的人生,辭去了餐館工作,進入了蘭州的一家快遞公司。

當時這家快遞公司并沒有固定包裹郵費標準,每一份快遞包裹費用,快遞公司只收取3元,其它多出的郵寄費都算快遞員自己的營收。

早晨7點,王靈斌從快遞站點挑快遞,之后向派送地送快遞,下午2點再返回站點挑快遞,再次送快遞。

“從早晨7點到晚上9點,不得閑,每天都是累癱的狀態,但是不論你怎么努力,每天也就170塊錢左右?!?/p>

那個時候,王靈斌從不敢想自己的未來,他當時唯一的想法就是怎么在蘭州正常生存下去。

2018年3月,他回到出租屋,再次癱倒在床上。室友向他推薦了美團送餐騎手這份工作。

“室友就是美團騎手,我看他每個月掙得都比我多,我就來了美團?!碑斄嗣缊F騎手之后,王靈斌覺得自己手里的錢多了起來,其中最明顯的改變,就是想吃的東西都能買上一點解饞。

今年6月,王靈斌又把他的哥哥王靈武拉到了美團,并告訴他,“在這兒,能改變我們的生活?!?/p>

數據顯示,2018年,有270萬騎手在美團獲得收入。全國832個貧困縣中,美團外賣騎手覆蓋781個,覆蓋率高達94%。2018年全年,美團外賣帶動67萬貧困騎手就業,占總體騎手人數的25%。

僅甘肅一省,美團有甘肅籍騎手23346名,其中5820人是國家建檔立卡貧困人員,截至目前,85%的騎手都已脫貧。

哥哥王靈武今年30歲,與弟弟王靈斌一樣,18歲時便離家打工。他去過湖南、江蘇、新疆,進入電子廠,修過大橋,做過拉面師傅。

2015年,王靈武回到蘭州,在榮鑫商貿有限公司安裝鍋爐?!肮べY按件計算,一天270元?!蓖蹯`武并不嫌棄安裝鍋爐辛苦,只是可惜安裝鍋爐的生意并非每天都有。

2017年,王靈武把原本的三間房修成了8間磚瓦房,同時也欠下了10萬元債務。

王靈武本打算依靠安裝鍋爐的工資還清貸款,但是他發現安裝鍋爐的生意越來越少,今年6月份,王靈武幾乎沒有得到任何訂單。

弟弟王靈斌了解了哥哥的情況后,把他介紹到了美團。

對騎手而言,第一個月的工作最為辛苦。由于對周邊環境的陌生,王靈武的訂單大都需要通過手機導航幫忙,有時候導航會出現誤差,有時候派單派到老小區,根本沒有門牌號,“當時整個人都蒙了,但堅持就是勝利,干著干著就熟悉了,現在輕松多了?!?/p>

如今,王靈武接到訂單后便能估測出大概的送餐時間,并根據每次派送的路程規劃自己的單數。

“每天50單,一個月下來7、8千?!蓖蹯`武對美團騎手的工資很滿意,在這里,只要認真干,就會有接不完的活,蓋房子所拖的欠款也在不知不覺中少了許多。

除此之外,王靈武每月都會抽出兩天時間,回一趟家,看看兩個孩子,并陪著5歲的大兒子打籃球。

在小吃店等待拿餐的騎手|作者供圖

王氏兄弟工作在一起,但是平時兩人交流的機會卻很少,常常只有在送餐途中,碰面后的喇叭示意。

“下班后,我會把電動車放到我哥租的房子里充電,但我們幾乎不聊天,兩個人都很累,就想回家睡覺?!蓖蹯`斌有些無奈,但在夜晚,忙碌的充實感讓他睡得更加踏實。

今年4月,王靈斌按揭買了一輛白色眾泰轎車,提車的時候,朋友還給他介紹了一個女朋友?!昂竽杲Y婚,明年我女朋友本命年,我們這里有習俗,本命年不能結婚?!?/p>

今年中秋節,王靈斌特意跑到女友家里慶祝,哥哥王靈武看出了弟弟內心的興奮。

“我不打算換工作,我打算結婚的時候攢下房子的首付錢,我想在蘭州定居,不回農村了?!?/p>

在王靈武的計劃里,騎手這份工作可以幫他還清債務,積累資本。王靈武打算攢到足夠資金后,就自己開一家面館。

賈氏兄弟也有相似打算。

“我要重新開啟我的理發工作,每次為別人理完發,我都覺得特別舒服?!辟Z濤飛懷疑自己有輕微強迫癥,每一次睡覺前,他都要看一段類似“擠粉刺”、“割香皂”的小視頻。

哥哥賈騰飛也計劃著自己的新火鍋店,“我們這里有種叫火吧的店,客人可以吃著火鍋唱著歌?!?/p>

在他們眼中,騎手這份工作就像一家商店,在這里留下汗水和時間,換取改變未來人生的資本。

晚上9點半,金牛街上的店鋪陸續打烊,送完餐的王靈斌把電動車送到哥哥的出租屋,在附近停車場找到了自己的車。

王靈斌的開車技術并不熟練,神情有些緊張,有人打電話時,他會說自己在開車,一會聊。

汽車在漆黑如墨的夜色中前行,巨大的燈光照亮眼前的黑暗。

作者楊磊,自由職業

編輯|蒲末釋

全民故事計劃正在尋找每一個有故事的人

講出你在乎的故事,投遞給

故事一經發布,即奉上千字300元-1000元的稿酬


CBA直播 http://www.qiucaizb.com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鶴崗新聞網版權所有
全民快乐8